首页 >> 药膳食疗

名老中医学术经验传承三要点

药膳食疗  2019年07月16日  浏览:16 次

名老中医学术经验传承三要点

当前关于名老中医学术经验及流派传承研究问题成为中医学界的热点,对于传承研究的要点不外乎学术思想、临证经验以及人文精神等三个方面,这似已成共识。但对于这三者内涵的认识未必一致,以致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直接影响了传承研究的质量和水平。

学术思想研究

在整理研究名老中医(或学术流派)学术思想过程中,经常看到以下一些表述:“提倡中西医结合,共谋发展”,“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宏观与微观相结合”,“重视女子以肝为先天”,“尊岐黄理论,循仲景学说”,“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与时俱进”,“注重审证求因,把握标本缓急”,“扶正祛邪,法在其中”,“重视经络切诊,注重针刺手法”……。上述表达似乎没有大错,但仔细分析存在以下问题:①没有真正弄明白什么是学术思想,有的像政治口号,有的像工作方法;②用“临床经验”代替“学术思想”;③用众所周知的观点代表个人的学术思想,没有新意。

那么,什么叫学术思想?所谓学术,是指具有理论性和科学性的实践经验总结,是知识和实践经验的理论抽象。《辞海》说,学术是“较为专门、有系统的学问”。所谓思想,是人对客观现实的认识,但不是所有的认识都是思想,只有理性的认识即对事物本质及规律性的认识,才能称为思想。据此,所谓学术思想,就是把从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和知识,提炼成对事物本质及规律性的理性认识。

中医学术思想是人们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总结、提炼、升华成为对人体、生死、疾病、健康、养生、治疗等问题的理性认识和基本观念。名老中医(或学术流派)的学术思想,应该是老中医在长期防治疾病的医疗实践中在知识和经验积累的基础上,逐渐升华成为的理性认识,并经过反复实践检验才形成的反映事物规律的认识。它应该具有以下特点:①反映或部分反映事物的本质和规律;②具有理论性和抽象性;③具有独创性;④能够有效地指导临床实践。

例如,在中医学术发展史上,宋金元时期,刘完素在治疗热病经验的基础上提出“六气皆从火化”、“五志过极皆为热盛”的“火热论”。张从正提出“攻邪论”,主张“治病当论药攻”,用汗、吐、下三法以祛邪,其目的为了使“邪去而元气自复”。上述学界公认的学术思想来源于实践,是对临床经验的抽象,反映了防治疾病的某些规律,能够很好地指导临床,提高疗效。

达尔文曾经说过:“科学就是整理事实,从中发现规律,作出结论。”名老中医经过几十年临床实践积累了许多防治疾病的宝贵经验,但不一定形成了独到的学术思想,或者虽然具有丰富经验但尚未抽象升华为理性认识,这就需要传承人善于从老师的经验中“沉潜往复,从容含玩”,认真体悟,深入挖掘,这其中需要有科学的思维方式及良好的悟性,才能提炼、挖掘出带有规律性的理性认识。这项工作实际是继承中的创新,做得好了就一定程度上丰富了祖国医学的宝库。

临证经验研究

经验是人们在实践过程中通过感官直接得来的知识和技能。经验是一切认识的起点,经验只有上升为理性的认识,才能把握事物的本质,更正确地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1990年颁布的《关于采取紧急措施做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的决定》中指出,本决定是为抢救老中医药专家独到经验和技术特长。可见“抢救”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经验,而是“独到经验和技术特长”。一般的经验不需要“抢救”,而老中医药专家治病的“绝招”不抢救就可能失传。如果总结的只是众所周知的一般经验,诸如“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强调健脾补肾理论”,“重视标本缓急”等等,这些内容谈上有什么创新,到底有多少学术价值值得怀疑。

当前,在传承老中医药专家经验时,振聋发聩的独到经验也许不多,从优势病种着手作为临床经验总结的切入点,不失为有效的途径,即对老中医擅长治疗的若干疾病,总结其辨证论治的规律和用药经验,若能够恰当运用现代循证医学方法,即将临床医师个人的临床实践和经验与客观的科学研究证据结合起来,有助于提高整理的质量和水平。同时,通过优势病种的整理,申报各级课题争取科研立项,使这项研究深化,并进一步形成成果,或者开发新药,使老中医药专家经验发挥很好的辐射作用。

人文精神研究

对于名老中医学术经验及流派传承研究,学界比较重视学术思想和临证经验的总结和传承,往往忽视人文精神的总结和传承,这一现象值得关注。其实,名老中医或者学术流派,之所以有一定影响,与其有丰厚的人文底蕴是密不可分的。

什么是人文?简言之,人文即是关于人的文化。其集中体现在重视人,尊重人,关心人

名老中医学术经验传承三要点

,爱护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之所以是万物之灵,就在于它有人文,有自己独特的精神文化。

人文精神,是体现人类自我关怀,表现为对人的尊严、价值、命运的维护与关切,它关注的是人类价值和精神表现。现代教育存在的缺陷之一,就是自然科学往往忽略了人文精神成果的存在,人文科学也没能吸收自然科学的成果。以至于医学缺少了人的温度,而只有机器的冰冷;如果医生盲目依赖地崇拜技术,而把病人仅仅当成一个疾病的载体,一个病菌的载体,那就背离了医学的根本。无怪乎美国学者缪森对近代医学过度被科学化、技术化的时弊予以针砭,希望唤起人们对医学中人文科学缺失的警觉。

传统中医学是医学与人文精神的结合体,充分体现以人为本,崇尚天人和谐,注重人文关怀,倡导大医精诚,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认知方式和价值取向。无论是对待中医学术流派的传承研究或者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的传承,我们都不可以忽视传承研究其中的人文精神,包括思维方式、伦理道德、精神品格等,否则就有挂一漏万之虞。国医大师裘沛然先生曾经说过:“医学是小道,文化才是大道。”我们应该在传承研究名老中医学术经验及流派过程中,通过挖掘他们的学术思想和临证实践中蕴含的文化精神,使中医药传承人在传承学术经验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要能够正确对待社会、对待自然、对待人类自身,成为一个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相统一的、有思想、觉悟和智慧,有一定品格和精神境界的中医药人才。

友情链接